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58小说网 -> 科幻灵异 -> 神秘让我强大

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第一场攻击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辽东。
某处海湾。
一长串的船队,在此下锚。
因为这里没有港口,所以只能用小船驳运。
这就导致物资和人员的下船速度很慢。
所以一部分辎重兵到岸之后,就开始用携带的木料,建造简单的船栈。
哪怕是最简单的栈桥,也比小船来回运输快十倍。
至于为什么不抢占港口,完全是闻人升为了出其不意。
现在辽东的港口,女真人并没有占据,还是在东江镇手中。
但是这个时候,崇祯二年,毛文龙已死于袁崇焕之手。
东江不稳。
反正细观明末,犯下的错误数不胜数。
同样女真也犯下很多很多错误。
但一方无法吸血,一方还能吸血回血,谁胜谁负在战略上就决定了。
闻人升坐在旗舰上,此时没有穿官服,而是大东家的青衣服饰。
现在他是以大海商加海上一霸的身份,掺和辽东之事。
师出无名。
所以不能被东江和朝廷知道。
女真已经统合蒙*,骑兵多。
多为列阵而战的骑马步兵,披两层甲,精锐披三甲,甚至有不少人用昂贵的丝绸内衬。
要知道这东西损坏就要替换。
由此可见女真是越来越富有。
完全将明军当成了运输队长。
对方在陆地上的机动力要超过自己。
但是自己的好处就是,在海岸上的机动力远远超过对手。
即便大败,只要靠近海岸,靠炮轰击,就能立住阵脚。
这就是不败之因素。
所以这一战可打。
闻人升考虑到不败的方法,这才会动手。
很多情况下,都没有这样的优势。
他又命令一只偏师,绕过半*之后,从岛国之西,吉*东面海岸上岸。
这叫两路夹攻。
也是方便发挥多余的火力。
虽然会分散兵力。
但他这一次又不是来打决战的。
而是来练兵的。
他任命偏师的统领,为二掌柜,名叫刘思刚。
为人忠厚老实,就像拿破仑手下的格鲁希。
给他一个命令,他能完成得很用心,但你不要指望他会看清楚战场情况变化,进而发挥创造力和决心。
所以闻人升的指令很明确,上岸,建造城堡,用西洋人之法建造,建成之后,就开始囤粮,从岛国购买。
岛国也缺少粮食,米价甚高,但还是能买到的。
东朝才是根本买不到,都让女真给搜刮走了。
等到船栈建好,闻人升一共带来了9000人,3000西洋火枪手、4000长枪兵,2000盾牌兵。
其中分出1000火枪手,1000长枪兵,另外30门西洋火炮给二掌柜。
自己受伤还有2000火枪手,3000长枪兵,2000盾牌兵。
盾牌兵用的都是大盾。
上面有中空的射击孔,专门用来对付女真重甲兵的。
至于为什么不用车阵。
主要是辽东不是草原,颇多水系和沼泽,以及山林。
这也是为什么女真是渔猎民族的原因。
所以要因地制宜,才是名将。
使用大盾机动力也不高,但紧急时候可以背着跑,车营成本高,而且后来辽东作战也基本没有车营出场的空间。
打造大车昂贵,不像巨盾,砍木头就可以制作。
30厘米的厚木头,足以挡住对方平射的重箭。
即便能穿透,打到人身上也会威力骤减。
这就和女真人用大盾车,放上土、棉被、水,来抵抗火器射击一样。
他们因为有着野战优势,有强力骑兵护卫,所以步兵可以缓慢前行,不怕被明军分割包围,切断后勤。
而闻人升的这7000人,人人都有甲。
长枪兵是双甲,火枪兵是锁子甲,盾牌兵是三甲。
光是筛选出来就不容易。
不过他有着海上贸易,有的是钱,重赏之下,有的是勇勐之士。
盾牌手中西洋人也占据了不少。
尤其是那些蛮子们。
不过,还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要防备女真人的火炮。
这时候女真人有火炮了,只是入寇时,机动不便,所以留在后方。
如果他派兵进攻,就会面对女真人的火炮。
他们本来就很重视火炮的。
很讽刺的就是,明明冷兵器起家的女真,靠着着大炮打击步兵的密集阵型,打败了白杆兵。
没有火炮,血战之下,对上几千人的白杆兵还有浙兵,强韧的八旗都承受不住损失。
就靠着投降的火炮和炮手,打败了火器起家的大明。
7000人马开始上岸。
首先是立下营寨,和船栈配合,形成一个封闭的港口防御。
反正闻人升是不担心时间的。
这次入寇,至少是几个月。
花费了半个月时间,建立起简单的营寨,主要是挖掘了深深的壕沟,填充入海水。
做完这些后,闻人升就开始命令士兵分成前中后左右五队,向前扫荡前进。
而他并没有亲自指挥,而是交给自己的义子们。
他掌握着后勤和军饷还有军法处,又有着传统的制衡术,不怕有人夺权。
五个义子掌握着五队。
他则是通过快马与他们沟通。
他们的路线,是从临时港口一路向北,清理敌人的庄子。
将敌人引出来后,就赶紧向临时港口退缩。
就和游戏一样,靠近自己一方的后勤线,不行了随时上船走人。
在实战中与敌人交火。
很快第一场战斗就开始了。
一天走40里,走出6天后,他们终于遇到一个女真人的庄子。
根据斥候来禀告:木栅栏,没有壕沟,有十多个老弱病残女真人驻守,还有两百多包衣在这里开垦。
“准备作战!”义子甲主持前卫,得到前锋斥候的消息,立刻做出决定。
他派出更多的骑兵斥候,去周围寻找情况。
马匹是从船上运下来的,这其实很占用运力,一匹马要占据十个人的空间。
马匹太娇贵,一路上还颠簸死了一半多。
这成本太高了。
所以他们只有200骑兵用来做斥候。
远远看到敌人就要缩到步兵阵中。
不可能与敌人对抗的。
最大的优势就是有着西洋人的千里镜,可以提前几里路看到敌人。
这样的话,敌人想要追上来,机会不大的。
而他们也不能太过脱离步兵方阵。
骑兵们很快到了庄子周围去探查地形和敌人情况。
很快就有斥候回报,周围没有什么伏兵。
这让义子甲很是高兴。
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血的,之前在海上打过海盗,打过好几次红毛人。
但真的大规模陆上战斗,以方阵作战,还真没有过几次。
“我快军之威名,就从这个庄子开启!”
他随后命令士兵们分成数十队,先是切断庄子的对外出路。
然后发弓箭劝降。
总之就是走走流程。
庄子之内,十几个女真老弱病残,还是很有勇气的。
“你们这些尼堪,赶快拿出弓箭和刀枪,上墙防守!”
“不准逃跑,谁敢逃跑,全家斩首!”
一个少了半只胳膊的女真壮汉,正挥舞着刀指挥着包衣们抵抗。
这些包衣也是经过训练的。
女真都是兵农一体,即便是包衣,这个时候也要接受少数的军事训练,至少没有练过,也是天天看过。
在这里,和大明不同,练武才是人上人,读书是傻子和奴才干的事。
200多包衣,最后出了80人,这个比例已经高到吓人。
很多农妇也被迫上阵。
他们一个个瑟瑟发抖。
却不敢反抗那十几个老弱病残的女真人。
很简单,他们能杀死对手,可是女真人一旦回来,他们就完蛋了。
他们看到了劝降书,但是庄头,那个独臂的女真人,直接给撕碎了。
要不是因为他独臂开不得硬弓,一定要射回去。
“一会给我狠狠打,这些南人,都是些弱狗!”
“只要杀死他们几个,他们就会吓跑!”
只是义子甲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。
直接用人力拖来六磅炮,摆放在方阵两侧,冲着对方的庄门就射击了!
这些铜炮都是西洋制炮场买来的,价格高,但质量也好。
闻人升要求必须装3倍火药,试射三次不炸才买。
炸了就是几千两的银子没了。
一炮校准,两炮发射。
在薪水高昂的西洋炮手射击下,在流民中机灵的苦力辅助下,三炮之后,就命中了200步外的庄门。
“卡察”大门被直接打裂开了。
后面露出大车堵塞的道路。
而大车后面还有几个女真人拿着弓箭,都是老头。
这就是女真人的生态。
弱者就放在外围,充当斥候和炮灰。
而他们也驱赶更加弱势的包衣们。
“继续放炮!”义子甲继续喊道。
接着又是两炮。
这时候,拿着弓箭的女真人已经跑到旁边的墙后。
炮弹打碎了大车。
士气一振。
但没有造成什么杀伤。
“果然炮兵最好还是打步兵密集阵列,不然的话,这银子太亏了。打一发炮弹就是几十两。”
这时候都是纯铁球,一个铁球加火药的成本也就三四两,但长途运输过来,这成本就上升很多了。
毕竟运输它们还要占用商船,商船是可以创造利润的。
而军士则是完全的消耗者。
除非是劫掠,才能升级为输入者。
“停止大炮,第一队盾牌兵上前!第二队火枪兵跟随!”
很快持着大盾的士兵开始成阵列上前。
火枪兵也迅速进入盾牌兵阵列,接受保护,同步跟随。
大盾相当重,而且持盾士兵,也身披三甲,机动力也相当差。
盾牌是倾斜的,向自己这边倾斜。
对方连脚趾都射击不到。
他们缓缓向前。
沉重的脚步,竖起的大盾,逼近的距离,都让墙头上的包衣浑身颤抖。
有人拿着短小的猎弓,有人拿着粗陋的刀枪,还有人拿着农具。
而对手,则是甲衣鲜亮,还有着巨盾,后面则是跟着火枪手。
“给我冷静,马上大汗就会派人来救我们,将这些尼勘统统踏碎!”独臂女真人早就知道自己必死。
但自己死了无所谓,自己的孩子还在贝勒府上当奴才,不能连累孩子。
他拿着刀巡视着一段墙头。
而在这时,盾牌兵已经靠近了六十步距离。
在那之前,有人试图射箭,最后毫不意外,箭被巨盾给挡住了。
一个老女真人用轻箭抛射,这是一种四棱破甲箭头,能抛射出一百步远。
前提是壮年士兵。
他只射出了80多步。
箭支落下来,直接被盾牌兵给挡住了。
盾牌兵是和火枪手混编的。
基本上就是一排混一排。
中间缝隙是两米左右。
防止太过拥挤,导致不好变阵。
毕竟这不是燧发枪时代,要越拥挤越好。战列之中,人挨着人。
这种情况下,如果箭雨还能伤到一些人,但此时零星的几支箭,根本没有任何威力。
而到了六十步时,盾牌倾斜,两两结合,露出射击孔。
想要通过射击孔,射击到墙头上的人,有些困难。
但这一队有150人,分成5排,一排30人。
一次就是30枪。
六十步内,射击命中率也不高。
但西洋火枪手还是训练有素的。
战斗力和士气在军饷充足之下,都是可以的。
“准备。”
“举枪。”
“瞄准。”
“射击!”
西洋雇佣军官们开始按照日常训练喊出口号,然后在盾牌的保护下,开始射击出子弹。
第一轮30发子弹,打得墙头只冒尘土。
许多包衣早就躲了下去。
只有一两个不够机灵的,被震慑住的呆子,这种人在人群中是经常有的。
被差点打到,吓得哇哇大叫,结果没死在子弹下,而是死在了女真人的刀下。
阵中喧哗,动摇士气,斩!
这就是女真的严苛军纪。
根本不是明人能想象的。
明人大将阵前主动逃跑,事后都不能斩首,就是罚点俸禄。
这在满清那里绝对不可想象。
你还敢主动逃跑,就是被动溃散,都会被斩首。
接着,又是第二轮火枪手上前,盾牌手不轮换。
他们通过士兵之间的间隙迅速进入。
继续开枪射击。
对面还是低着头。
射击效果不好。
军官们很快停下这种浪费子弹的行为。
不过士兵们也开始适应了气氛。
很显然,他们是占据优势的。
这时候这队士兵开始向着被打开的庄门前进。
60步的距离越来越短。
等到他们冲进庄子里,就能从背后射击那些包衣和女真人了。
这也是女真人们肉眼可见的事实。
“堵住庄门。”
独臂女真人命令几个包衣去抱麻袋,麻袋里装的是土,本来是用来灭火的。
现在用来防御。
然而这就倒霉了。
抱麻袋的几个包衣,成了这场战斗的第一个牺牲者。
他们被火枪命中。
西洋雇佣兵可没有什么同情心,若是流民中选出来的士兵,可能对这些包衣有所同情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