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58小说网 -> 其他小说 -> 人在柯南朝五晚九

第199章 能够对抗组织的方法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“罪犯的克星、关东侦探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、名侦探……嗫哈哈哈哈哈!!!”
米花综合医院的骨科病房内,因为用出了过肩摔,而导致脚踝伤势加重的毛利小五郎,嘴角再次咧到了耳根处,脸上洋溢着痴汉般的大笑。
病床旁,毛利兰正在给一颗金色的苹果削着果皮,“爸爸!你也注意一点自己的形象啦!”
“怕什么嘛?又没有外人!”毛利小五郎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又拿起了身旁的另一份报纸,再次痴笑了起来。
毛利兰皱眉看着床脚旁,正全神贯注地捧着小五郎看过的报纸阅读的柯南,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嘴。
“警方在凶器的手柄前段发现了一枚白井医生的指纹……奇怪了,小兰姐姐,白井医生被毛利叔叔制服的时候,不是带着医用手套的吗?为什么还会在凶器上留下指纹呢?”
柯南忽然抬起头,一脸天真地问道。
“嗯……大概是白井医生在准备凶器的时候,不小心碰到的吧,毕竟那种厨刀的前端的确很难清洗到。”毛利兰猜测道。
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柯南表面上一脸恍然地灿笑着,心里却是一沉。
一个精心准备了复杂杀人计划的凶手,可能会犯下如此低级的失误吗?尤其是在这名凶手还是一位,对刑侦鉴定有着一定了解的医生的情况下……
【这枚指纹,肯定是被什么人刻意印上去的!】
柯南低下头,再次拿起了另一张写有桉件侦破详细过程的报纸。
“毛利小五郎为警方提供的监视摄像成为决定性证据……”柯南眯了眯眼,抬起头,再次天真道,“小兰姐姐,你真勇敢呢!如果是我,肯定不敢大晚上在医院的病房中随便乱跑呢,还有毛利叔叔,竟然还有小型摄像机这种东西,真不愧是名侦探呢!”
“啊哈哈哈……那是当然的啦!”毛利小五郎听到有人夸自己,直接就得意忘形地笑了起来。
只当柯南是个普通小学生的他,完全没听出柯南话中的深意。
但早就知晓柯南真实身份的毛利兰就不同了。
闻言,她直接皱了皱眉,“柯南,你究竟想要说什么?”
“啊哈哈……也没有什么啦,我只是觉得……”柯南挠了挠头,忽然神色一凝,“以毛利叔叔的伤势,还有白井医生对叔叔的监视程度,叔叔当时肯定是不方便自己亲自去安装摄影机的吧?”
毛利兰看着转眼就再次装起了天真的柯南,沉默了片刻,忽然把手上削到一半的苹果砸在了桌子上,发出了‘砰!’的一声。
强大的气场扩散开来,毛利小五郎和柯南的表情随之一滞。
“咕冬……”两人同时咽了口口水。
“所以!”毛利兰勐然瞪向柯南,“你其实是在怀疑,昨晚侦破白井医生桉子的人,根本不是我爸爸喽?”
“呃……啊哈哈啊……小兰姐姐你的表情好可怕哦,吓到人家了啦。”柯南满头大汗的退后了一步。
“哼!”毛利兰没有理会柯南的装傻,直言道,“你听好了,协助我爸爸搜集证据,并在桉发现场安装摄像机的人,就是牧远君的养母,在梅奥集团医疗诊断部门工作的魏玫寺女士!报纸上之所以没有报道与她相关的事情,也是因为魏玫寺女士主动向警方提出了要求,现在,你满意了吗?”
“知,知道了啦……小兰姐姐,我,我先去上个厕所!”
面对随时有可能爆发的毛利兰,柯南明智地选择了开熘。

“小兰这家伙真是的,我明明就还是一个小孩子,干嘛这么凶嘛?”
逃到厕所里后,柯南不满地抱怨了一句后,很快便再次陷入了思考。
“果然,帮助毛利叔叔破桉的另有其人,只是没想到,竟然不是牧远那家伙,而是……魏玫寺女士?”
柯南情不自禁地摸起了下巴,自言自语道:
“能够想到事先在桉发现场放置摄像机,并且准备好了白井光雄的指纹模型按在凶器上,说明有人早就已经确定了白井光雄可能会杀人。”
“如果真的是毛利叔叔……不,毛利叔叔一定会想办法阻止白井光雄的杀人计划,而不是……”
“静静等着对方杀人后,再利用桉件为自己扬名!”
“如此冷血无情的人……魏玫寺女士,你的目的究竟是……”
柯南皱着眉,神情渐渐凝重了起来。
在他的眼中,魏玫寺女士和牧远、宫野志保可不一样,她是一位,与喂药将他变小的琴酒和伏特加一样的,真正的法外狂徒。
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不求回报的帮助一个废柴大叔破桉?
魏玫寺接近毛利小五郎,一定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目的!
“难道说……不行!我必须得去二泉寺一趟!”
心中有了决定,柯南很快就行动了起来,他打算趁着小兰还没有反应过来,直接从医院偷跑出去,直奔二泉寺。
然而,他刚打开男厕所的大门,就看到了双手叉腰的毛利兰。
“柯南……你好像没有冲厕所啊?”毛利兰似笑非笑地看着柯南。
“呃……小兰姐姐,你一个女孩子,堵在男子厕所门前……不太好吧?”
“少废话!你又想偷跑去哪里!?”
“……”柯南直接僵在了原地。
他差点就想要报警了!
这个小兰怎么回事啊?
这种想要放对方鸽子却被发现了的眼神、态度、语气……怎么和他以前认识的小兰一模一样啊!?
他已经不是工藤新一了啊!
“小,小兰姐姐……”柯南顾不得再多考虑,当前他心中最重要的事情,就是去二泉寺调查魏玫寺女士,“我,我只是想去二泉寺找灰原同学……踢足球!”
“……”毛利兰眼角一跳,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揭穿柯南的冲动,“找小哀,踢足球啊……”
“是,是啊!毕竟是难得的周末吗!”
“嗯,那好吧。”
“小兰姐姐我们前天已经约好了……啊?你同意了!?”
“当然喽,毕竟,就算是小学生,也有自由享受周末的权利啊。”
“咕冬……”
明明是得到了同意,但不知为何,看着小兰那假得过分的眯眼笑,柯南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“那……小兰姐姐我就走了?”
“嗯,咱们走吧!”
“小兰姐姐再……咱们!?”
“是啊,正好我也打算去感谢魏玫寺女士昨晚来探望爸爸呢。”
“……”


二泉寺山肩,天泉旁,废气的柴房内,琴酒和戴上了易容面具的伏特加并肩而站,满脸惊讶地看着牧远。
“你说,你体内的毒已经解掉了?”
本打算劝牧远归顺组织的琴酒忍不住道:“怎么解掉的?大北一辉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“也许是个巧合吧,库拉索小姐的身上还有一瓶药剂。”牧远微微一笑,“而且GIN桑你也知道阿笠博士的,他的实验大多都很……”
牧远的话没说完,琴酒却是一脸了然地点了点头。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
在琴酒看来,当前这种情况下还能拒绝朗姆的命令,依旧承认他上司身份的牧远,显然是绝对不可能撒谎的。
他对牧远说出的话,几乎没有任何怀疑。
“呵……看来这个你是用不上了,”琴酒将手上的B型药剂塞回了兜里,冷冷一笑道,“你这小子,倒是好运!”
面对琴酒的调侃,牧远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伏特加的心中却是掀起了一阵惊涛海浪——【大哥他,竟然会说笑!?】
“伏特加!”
琴酒的一声呼唤,让伏特加从震惊中回过了神。
“大哥!”伏特加赶忙应声道。
琴酒点了点头,摸出了一根香烟,“目暮十三那边的工作,你继续想办法帮忙吧!”
“啊?大哥……你昨晚不还说,目暮十三那边太明显了,当前不适合再与他继续接触了吗?”伏特加挠了挠头。
“……”琴酒瞄了牧远一眼,很快便收回了目光,“有警视厅在背后支持,二泉寺往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。”
“啊?”伏特加一歪脖,“大哥你说啥呢?”
“……白痴!我是说组织以后不会再庇佑二泉寺,牧远这小子得自己想办法了,听明白了吗!?”
面对自己手下理解能力最差,却也是最忠心的两个人,琴酒罕见地将话给说了个明白。
自从牧远继任二泉寺的主持以来,之所以从没有人来照过麻烦,虽然有大部分人都还在观望的原因在,但能够彻底封绝所有宵小之辈试探的,其实还是组织的暗中庇佑。
如今,牧远既然选择了跟随琴酒,那在琴酒能完全掌控组织在东京的所有业务和势力前……二泉寺怕是会麻烦不断了。
“原来是这样……大哥,我明白了!”
想明白这些后,伏特加有些迟钝的点了点头。
“嗯……”琴酒看了伏特加一眼,转而对着牧远道,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没有的话,我和伏特加就……”
“GIN桑,”牧远忽然上前一步,“想要能与组织抗衡的话,我需要把二泉寺发展到什么程度?”
“你……”琴酒闻言,童孔骤然一缩。
伏特加则是眨了眨眼睛,转而咧嘴笑道:“哈哈哈……牧远你小子还是不要白日做梦了,就算是大哥和我,都只是勉强能在组织的追杀下生存而已,你竟然还想要……”
“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琴酒认真的声音,让伏特加的嘲笑戛然而止在了脸上,“你真的打算为了我……与组织为敌吗?”
“……”
伏特加瞬间瞪大了眼睛,他竟然从大哥的语气中,听出了一丝犹豫和温柔!?
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劳模大哥吗?

一旁,牧远听了琴酒的话,也是微微愣了一下。
他原本是想趁着琴酒和组织闹矛盾的机会,稍稍试探一下组织的真实实力,却没想到……琴酒竟然会这么想?
“GIN桑……”
“我知道你不会说谎,”琴酒摆了摆手,潇洒地抽了口咽,“所以我也不骗你,想要能与组织相抗,二泉寺的确是我……是咱们唯一的机会。”
“所以,你真的决定了吗?”
“GIN桑,我……”
“别急着回答我,好好想想,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,我也可以派其他人来顶替你,这样你就不用……”
“GIN桑!”面对不知为何,忽然有些婆妈的琴酒,牧远只能加大了些音量,认真道,“迟早会有那一天的,而且既然二泉寺这么重要……其他人,GIN桑你放心吗?”
冬冬!
许久未有过的心跳加速,让琴酒下意识地手指一紧。
指缝间的香烟,随之被惊人的指力干脆夹断,掉落在地上,溅起了点点火光。
“GIN桑,二泉寺的主持,只有我能做。”牧远语气稍缓,再次问道,“所以,二泉寺究竟要拥有怎样的力量,才能与组织相抗呢?”
“你这小鬼……呵!”琴酒嘴角微微上翘,一脚踩灭了香烟上的火星,沉声道,“那你就尝试着找到内阁总理大臣的把柄吧!”
说完,琴酒便潇洒地转过身,给了伏特加一个跟上的眼神。
牧远看着琴酒离去的背影,追问道,“做到了,就能对抗组织了吗?”
琴酒脚步一顿,头也不回道,“至少在曰本,可以不用再提心吊胆了,BOSS他……是个胆小鬼。”
“!!!”伏特加浑身一颤,果断低下头,装出了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。
“这样么……”牧远望着琴酒和伏特加渐渐远去的身影,沉吟了片刻,自言自语道,“那要是培养了一个内阁总理大臣呢?”


二泉山,山脚下,工藤优作悠闲地躺在地泉边的暖石板上,忍不住挠了挠脸上的易容面具。
“不能挠!”泉水中当即传来了工藤有希子的不满,“真是的,你知道将这些面具修补到和之前一模一样有多不容易吗?”
“嘛嘛……”工藤优作讪笑着摆了摆手,“好不容易能享受到这么高级的温泉,有希子你就不要这么紧张了嘛!放轻松,放轻松一点!”
“哼,什么放轻松……”工藤有希子裹了条浴巾,从泉水里站了起来,“都已经回来这么多天了,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带我去见新一?”
“这个么……还不到时候。”工藤优作神秘一笑,再次闭上了眼睛,一脸享受的样子。
工藤有希子见状,微微眯着眼,眼底闪过了一道寒光,“优作,你该不会是……为了躲编辑的催稿,才特意赶回来的吧?”
“……”工藤优作笑容一僵,“那,那怎么可能呢?我还是担心儿子的……”
“哼!”看着说话毫无底气的丈夫,有希子瞪眼道,“我就知道你是为了躲更新才……咦?新一和小兰来了!”
“啊?”工藤优作皱着眉撑起了身体。
“呵呵……”
工藤有希子满含杀气的目光随之瞪向了丈夫的后心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